国际资本“浪子回头” 新兴市场人气回暖

19
05月

[ 花旗表示,年初发生的新兴市场动荡也许只是投资者对于缩减QE规模的过度恐慌。当前新兴市场的盈利修正反超发达市场,现在正是“超配”新兴市场股票的绝佳时机 ]

经历年初的动荡之后,新兴市场目前正处于“恢复期”。曾经遭受重创的印度、巴基斯坦等新兴市场股市、债市相继超跌反弹。更有机构认为,新兴市场的盈利正得到修正,当前正是投资新兴市场的好时机。

新兴市场再起航

3月18日,印度股市标普―孟买交易所敏感指数(S&P BSE Sensex index)和标普―印度信贷评级国家证交所漂亮指数(S&P CNX Nifty index)皆创新高,其中前者涨至22040.72点的历史收盘新高,后者一度涨至6574.95点的2011年3月以来新高。

面对印度市场回暖,总部设在孟买的Lalkar证券高管萨克尔(Hansal Thacker)表示,总的来说,(外国)投资机构不断建仓、买入,都是在为即将到来的选举做准备。

此前,因为美联储正式缩减量化宽松(QE)规模,部分投资者在全球流动性减少预期下,选择从新兴市场大幅撤离资金。

在今年2月新兴市场动荡期间,全球新兴市场证券基金研究公司(EPFR)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3月5日,新兴市场债券基金已遭遇115亿美元的资金流出,而资金流出大多发生在1月末2月初。截至2月12日的一周内,国际投资者从新兴市场撤出的资金规模约45亿美元;此前一周,新兴市场股市资金流出规模更是高达64亿美元,创下自2010年10月以来单周资金流出最高纪录。今年1月新兴经济体股票市场基金和债券市场基金资金净流出规模分别约122亿美元、46亿美元。

资金的大量外逃迫使南非、印度以及土耳其央行采取加息措施以应对资金外逃压力,全球为此一片“风声鹤唳”,惊呼“目前的情形犹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前夜”。

然而,风暴过后,彩虹出现。曾在新兴市场动荡中遭受重创的“脆弱五国”(Fragile Five)――巴西、南非、印度、土耳其以及印尼,除巴西股市依旧不振外,其他四国股市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之态,其中印尼股市更是在动荡之后一路上行,涨幅达15%,印度股指涨幅达到8%。

同时,摩根大通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指数也在暴跌之后急速拉升,如果以动荡时期的低点计算,目前该指数已上涨2.72%。

如此看来,曾经惊恐的投资者正在回流新兴市场,也许新兴市场在全球经济缓慢复苏背景下,依旧是块“璞玉”。

超跌反弹

尽管动荡之后的新兴市场正从惊恐中走出,但是仍有部分投资者以及机构认为也许这只是新兴市场的超跌反弹。

瑞信在其研究报告中指出,短期来看,受美债收益率短期走低及区间波动的影响,新兴市场货币逐渐从1月末的暴跌中恢复过来。但新兴市场货币的“平静期”不会持续很久,随着美债收益率逐渐走高及新兴市场国家增长乏力,大部分新兴市场货币或将再次承压。

瑞信认为,货币与财政政策收紧、出口增速减缓是新兴市场GDP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。尽管发达国家逐步复苏,但进口需求增速放缓,使得贸易渠道贡献度较小。瑞信称:“新兴市场经济体增速可能进一步放缓。”

但是花旗银行则认为,年初发生的新兴市场动荡也许只是投资者对于缩减QE规模的过度恐慌。

2013年发生的关于美联储即将缩减QE的预期不断升温,这也导致了2013年中旬部分新兴市场国家金融市场的动荡。而当美联储真正开始缩减QE的时候,投资者依旧还是没能稳住。

花旗银行发布研究报告指出,负面信息被市场消化,资产(新兴市场的股票)定价是公平的。当前新兴市场每股盈余的远期隐含增长率已降到3%以下,且市盈率和市净率较其过去25年的平均值降低了一个标准差。新兴市场的流动性稳定增长:亚洲中央银行扩张其资产负债表,而发达市场的央行放慢资产负债表的扩张速度,这将调整全球市场的流动性钟摆向中位靠拢。

花旗表示,当前新兴市场的盈利修正反超发达市场,现在正是“超配”新兴市场股票的绝佳时机。